所在位置:首页 >> 交通新闻 >> 交通文化 >> 交通文学 >> 正文

散文:心灵真情流淌的文字

—— 为第五届中国中西部散文家论坛准备的发言稿

作者:丁 晨 来源:厅宣教中心 时间:6/16/2015
    我在去年第四届中国西部散文家论坛上的发言时,曾说:“长期以来,我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写作方式、写作方向和属于自己的文字。还好,经过不断地尝试,我似乎找到了,写散文是适合我发展的比较宽广的路子,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文字和表达心灵真情的方式。”
    我是陕西交通人,是一名行业作协陕西交通作家协会的业余作家,半吊子文人,“老三届”知青。做过6年编史修志、2年政策研究、22年报纸编审和7年半交通作协主席等文字工作。我书读得不多、读得更不好;文章写得也不多、不深、不广,更谈不上好。但是,我一直坚持着,用自己的语言,自己的脑袋思考,把散文写得尽量有一些思想内涵,知识内涵和文化内涵。
    散文是我心灵真情实感流淌的文字,是我心灵的独白和映照,也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我认为,散文不论是题材、形态、篇幅、路子、风格和内容,都应当是随意的、开放的。散文家的心灵是自由的、自觉的,散文家的胸怀应该是宽广的、坦荡的、包容的。散文,自由奔放,随心所欲,绚丽多姿,大胆无忌,无所不包。
    但是,不管是哪类散文,哪种样式,散文都是作者真情实感的流露,是内心精神世界的表白,是文学创作的重要形式,也是作者感悟的凸显,理念的凝聚,思想的火花,智慧的结晶。散文纵贯古今,横亘中外,包容大千世界,穿越历史长河,寄寓于山川河流、人生百态、家长里短、花鸟虫鱼,闪现在思维领域万千景观。
    散文可以自由散漫,漫不经心地写作。可以天马行空,精雕细琢,大刀阔斧;可以有病呻吟,也可以无病呻吟,只要呻吟之声,有内涵,有真情,有味道,就是有感而发,也是一种享受。散文是一种直抒胸臆或借景抒情,或寓情于景,让作者倾诉内心欲望的文字。如果说诗是感情的火花,那么散文就是感情的泉涌。就是说散文要把作者自己摆进去,撕开面具和包装,写自己想说的真心话、真情境、真感情。
    著名作家贾平凹说过:“散文更重要的还是细节,甚至比小说来得更精,来得更纯。才、识、学比任何艺术门类都检验得严格。真实的感受,独特的吟味,幽深的寓意,靠的不是编造故事的天才,靠的不是红红绿绿词汇的游戏。事实证明着散文不需要生活的论调,是何等的无知。”他还说:“散文要以激情来写作,对生活充满热情。这样我们的感觉才会敏锐,作品才会有浑然之气。”
    我省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先生早在54年前的1961年5月12日《人民日报》的一篇短文中提出散文“形散而神不散”主张,在全国影响很大,也引起了争议和讨论。我认为不管散文是形散还是神聚,古人明代王文禄在《文脉》说得好“为文须有文心,始可与言文”。所谓“文心”者,说到散文,我的理解就是散文的思想,散文的内核。清人吴德旋也说过:“作文立志要高”。这里的志,我理解也是对散文的思想要求。所谓“高”,是指散文的内涵,思想要深邃高远。散文再散,也要有思想内涵。
    我们知道文无定法,但是好的散文,人们还是有共识的,也就是坊间常说的英雄所见略同。以天然去雕饰的共同特色,直抒胸臆,在散文写作方面表现的是难得的朴实。散文创作是作家对社会、对人生、对事物的一种独特的感悟。
    在这方面古代散文大家给我们做出了启示。
    从古代的散文看,凡是历久不衰被人们称颂的名篇,都是感情真实,文字朴实之作。譬如司马迁的《报任安书》,欧阳修的《陇冈阡表》,诸葛亮的《出师表》,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和李密的《陈情表》等。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因为是私人信件,并非公开流布的文字,所以他才说了那么多真心话,才成为千古绝唱。欧阳修在写《陇冈阡表》这篇文章时,叙述的虽是家庭琐事,但却系夫妇、母子之常景真情。诸葛亮当时虽然是丞相,他的《出师表》,并没有多少空洞的官腔。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也说了些真心话,透露了出去,就招来了大祸害。李密当时的处境,尤其困难,如果他不说真情实话,能够瞒得过司马氏的耳目?文章能取信于当世,方能取信于后代。
    这些精彩的散文名篇,所以能流传至今,就是因为感情的真挚和文字的朴实无华。
    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说:“我不喜欢人文科学里关在门内做学问的书斋学者式的小循环圈。我觉得自己应该‘出走’。去认真考察在课堂里,在书斋里看到的东西,我要去寻找。在寻找的过程中,感受越来越强。所以有了一篇篇的文章。我行动在先,我生命历险在先,我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把别的人不可能参与到的事件行为考察出来”。所以他最喜欢欧洲的两个散文家,一个是恺撒写的《高卢战记》,是散文的开山之作,一个是丘吉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是大散文,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还说:用生命历险的方式去进行这种大文化的考察,可以摆脱我们以前比较小家子气的散文文体。
    首先我作为交通人,长期以来对交通事件、交通人物和交通工程的熟悉和采访,去寻找感悟和真情,写就了一系列富有个人色彩的交通题材的报告文学、随笔和散文。
    多年来,我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的人、景、事和一些历史、社会现象、日常生活,以及对亲情、爱情、友情的感悟,在电脑键盘上敲成了文字,就形成了属于我自己的散文。
    我从小在城墙根长大、在城墙根生活,从小就爬城墙,捉蛐蛐,捉迷藏,卖大碗茶,钻防空洞,对西安古城墙情有独钟。我又专门对西安古城墙做了较长时间的探访和考察,写出了一些城墙文化的散文。
    多年又从事交通史志的编写和报纸编审等工作,自觉地走访、考察和搜集了一些古道、古桥、古镇的遗址和资料。经过我的消化思考,写就了一些追古思今的交通文化和包括秦直道、蜀道、关中、关隘、古桥梁、驿传制度等交通史话的散文。
    由于长期主持交通作协工作,使得我自觉或不自觉地研究和分析陕西交通文学的现状和特点,写就了一些从我心灵流淌出的评论和介绍文章。最近还写就了一系列倾注个人情感的有关邮票文化的散文。
    我认为,散文写作功夫在外,要摆脱眼前环境、条件的束缚,跳出在家里,在办公室和书斋里,坐井观天,喝茶聊侃,厮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小天地的旧习惯。要多学习、多读书、多积淀。到大自然中去,到考察的景观中去,到生产一线去,到普通的人群中去,到火热的生活中去。去寻找、去体验、去发现、去历险。写平常生活中那些最熟悉、最值得写的东西,不使劲,不刻意,不矫情,不营造,更无须绞尽脑汁。写一点感悟,写一点味道,写一点思绪,写一点韵律,写一点真情。
    我喜欢自由自觉地读,自由自觉地想,自由自觉地写,自由自觉地说,自由自觉地生活。我自觉地把我读书、我思考、我写散文,当作自己一种愉悦的精神追求和生活方式。也是我的一种生活消遣。我会一往无前,一路长啸,继续努力的。
  •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