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在位置:首页 >> 交通新闻 >> 交通文化 >> 交通文学 >> 正文

最佳损友

作者:李 华 来源:厅宣教中心 时间:3/19/2013

        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缅怀时时其实还有;朋友,你试过将我营救,朋友,你试过把我批斗,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毕竟难得有过最佳损友……《最佳损友》是收录在陈奕迅2006年发行的《Life Continues》专辑里的一首粤语歌,黄伟文作词,被很多歌手翻唱过,是被我深刻喜欢的一首歌。

        在朋友们都随着年龄增长渐渐抛弃了K歌这种娱乐方式之后,只有三水跟我在KTV里来劲地唱着那些陪伴我们成长的歌。从罗大佑到小虎队,从杨钰莹到邓丽君,从琼瑶剧插曲到香港武侠剧主题曲。由于配合默契,我们称自己为组合,组合叫什么名字好呢?我们嘻嘻哈哈戏谑着:越滥俗越好!于是“明月彩霞”诞生。当然,我们不止一次一起唱《最佳损友》,投入、认真。

        三水是个皮肤白皙、身材纤瘦、唇红齿白却常常以“爷”自居的女子,这种强烈的反差,用陕西话说就是“忒”。而对于她的“忒”,我已熟知近30年,因为上幼儿园之前我们就认识。接着幼儿园同班,小学同班,初中同班直至高中她转学到外地。刘雪华主演的电视剧《少女慈禧》的主题曲是我们粤语歌的共同启蒙,从一年级开始,听粤语歌听到现在。我结婚的前夜,大家在我家热热闹闹天马行空地聊天,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小时候还是别长得太好看,无数事实证明,一般小时候长得特好看的长大都悲剧了!”三水立马接过话茬对我说:“你看你,就是小时候长得太好看了……”我反驳:“不不不,我不行,你小时候是我们幼儿园的园花!”直到现在,我们仍以互损对方为乐。

        现在,三水虽跟我同在西安,但平时各忙各的见面倒也不频繁。不过闺蜜兼损友完全不靠见面频率来界定,一两个月甚至更久一次的小聚,都是毫无顾忌的欢笑怒骂。在家乡,那片她小学时候常带我们去的“小森林”早已变成平整的马路,那些遭她“毒手”被她化妆打扮成古装美女的同班男生也都已为人夫为人父,但我俩每次通电话结束时互赠对方的那个“滚”字依旧铿锵,我们在KTV里一起吼《最佳损友》时依旧那么投入: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保守直到永久,别人如何明白透……

        是啊,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保守直到永久,别人如何明白?近在身边的三水是如此,远在天南海北的那些她和他亦是如此,比如小猴,比如茄子。

        大学时代,活动中心的演出舞台上,别人都是收到鲜花收到洋娃娃,我却屡屡收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全都是拜这些“损友”所赐。永远都记得小猴奔上舞台把那只用彩色丝带系着的菠萝献给我时她那一脸的得意洋洋,我笑着避开她的菠萝逃往舞台的另一边,却不幸被从另一边奔上舞台的茄子堵截,她笑眯眯地提着另一个一样用丝带系着的菠萝……要提着两个菠萝把歌唱完吗?不敢想!或许记忆有选择功能,囧到极致,我真的不记得结局、不记得我如何处置这两个菠萝,脑子里全剩下献菠萝那两个人的“邪恶”嘴脸。

        和小猴因为学院每周的班长团支书例会认识,和茄子则是因为辩论赛,我是主持人她是最佳辩手。我们在三个不同的班级,住在三个不同的宿舍,却常常混在一起,好看的衣服你穿一三五,我穿二四六。合办一张健身卡却总共只去过不超过五次,眼看办卡的钱打了水漂,幸得茄子精明将卡低价转让,为我们仨换来了一顿小肥羊火锅。

        前几日,央视继“你幸福吗”之后又推出一条“你有梦想吗”的话题,被网友纷纷吐槽。倒是这“梦想”二字,让我想起大二时的我们仨,在夜幕下的校园里迷茫着我们的未来:“毕业了干嘛?找工作?考研?就算考完研也还是得找工作?专业对口几乎只能进设计院?难道就跟图纸跟CAD过一辈子吗?”一连串的问题,没有答案,依旧迷茫。于是我们开玩笑地用一部电影的名字结束这个当时无解的话题:“得了,嫁个有钱人,一了百了!”也许是因为迷茫得早,所以也醒悟得早,我们纷纷在大三刚开始的时候就找到了将来的目标,或者说,是梦想。学环境工程的我和小猴分别开始读新闻学和建筑学的书,而学暖通工程的茄子则开始攻读工商管理的书,大家纷纷期盼通过考研朝自己明晰的目标转型,尽管每个人实现目标的过程不尽相同,或顺利或曲折。如今,小猴在深圳做建筑设计,茄子在北京的外企当高管,我在西安做编辑,也算是给我们的“不务正业”有了交代。记得一部日本偶像剧结尾的一句话:妈妈说,结局是好的,那么一切就都是好的!庆幸自己有几个这样不愿随波逐流、思想独立、聪明睿智的挚友损友兼战友,在无解时努力求解,没有真的“嫁个有钱人一了百了”。

        不知你又有没有挂念这旧友,或者自己早就想通透,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总好于那日我没有遇过某某。《最佳损友》歌词里的情绪里看似悲大于喜,际遇不同,生活所迫,裂口、解散、各自为战。但在我看来,实则喜大过悲,就因为那句“总好于那日我没有遇过某某”,曾经拥有便无憾。所以,我会因为突然想念某个老朋友翻出这首歌听几遍,又或者无意听到《最佳损友》的旋律时,心底自然浮现出的那一张张温暖熟悉的脸:

        那是我演出时跑上台送我一大捧包装精美不靠谱爆米花、在我结婚时送我一辆靠谱法拉利F1赛车模型的帅哥张,现在天津,不常联系,平均一年会发一两条短信;

        那是大学跟我去小面馆吃肉炒猫耳朵、在湖边学唱叶蓓那首《蓝色》的荣荣,现在青岛,不常联系,却不觉遥远;

        那是曾经在我们宿舍熄灯没法看电视或者逛街时没法看电视时全天候短信给我直播各种足球比赛和F1赛车赛果的善良学长,现在应该在北京,毕业后再无联系。

  •  
  •  
关键字: